0%受访家长曾为孩童在网上拉票

  但是孩童的荣誉评选偶然也会因此变成家长资源和人脉的比拼。  但是孩童的荣誉评选偶然也会因此变成家长资源和人脉的比拼。
<6%的受访者指出孩童本身的技能本领被忽视了。 <5%。   王艳梅家住北京通州区去年她的女儿参加了一个手抄报比赛终极入围的作品需要通过网络投票评出一、二、三等奖。   王艳梅最初把投票链接发到了朋友圈想着顺其自然能有多少票就有多少。“但是后来我听说很多家长都费尽心思帮孩童拉票我也早先在微信群中拜托家人、好友给孩童投票”。   在天津工作的苗峰说经常一睁开朋友圈或微信群就会看到“求投票”的消息自己也曾给亲戚家、同事家的孩童进行过网络投票“不过有一次一个同学让我给他表妹的学校社团活动投票但是需要关注公众号再发送一个投票口令过程十分复杂我就没帮”。    <5%的受访者坦言会被这类网络投票困扰。   王艳梅觉得给孩童进行网络拉票既费心又伤财。为了给孩童拉票她不仅发动了亲戚还找了几个要好的大学同学帮忙。“我在几个聊天群里发了红包请人家帮忙投票但不太熟悉的人就不好意思再麻烦了。这哪里是孩童在比画画这是家长在比人脉”。 <4%的受访者表示说不好。   95后男孩陆子君曾经被请求给别人的孩童投票在他看来很少有人是根据孩童实际情况或作品来投票的大家通常是投给意识的人这很大程度上会违背评比的初衷。   “可以说这样投票的结果已经与孩童本身或其能力没什么关系了”。   苗峰发现有的网络投票有漏洞可以许可同一个ip地址多次投票有的可以每隔几个小时再次投票。他觉得这样一来能发动起更多资源的人也就更容易在投票中获胜。苗峰还指出网络投票存在泄露个人信息的危险“前段时间有个亲戚为孩童评选‘小球星’拉票我点进投票链接发现上面有每个孩童的照片感觉就这么放在网上很不妥当”。

0%受访家长曾为孩童在网上拉票

  
<1%的受访者指出这方便一些平台借机“吸粉”搞营销。   日前浙江省教育厅发布《关于规范校园网络投票活动的通知》规定涉及学生(幼儿)个人荣誉的各项评选活动原则上不采用面向社会的网络投票。   “网络可以让活动传播得更广但是设置投票得考虑殷。”苗峰对记者说“应该让孩童们知道要凭自己的能力获胜。

0%受访家长曾为孩童在网上拉票

”<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