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便利到牟利,网络问诊的病也该治治了

  虽只一字之差背后却是网络医疗咨询走过的一段歧路当引发各方剖析和反思。  虽只一字之差背后却是网络医疗咨询走过的一段歧路当引发各方剖析和反思。

从便利到牟利,网络问诊的病也该治治了

优异的网上咨询环境为何会被侵蚀?网络医托又为何能成功染指医疗问诊?民营医院该如何健康发展?
  近年来各种在线医生、网络医疗咨询层出不穷他们往往通过与患者聊天的方式消除患者的戒备心不断诱导患者前往有关医院就医从而获得提成其中不少都难洗医托之嫌而网络医托的本质则是医疗广告。

从便利到牟利,网络问诊的病也该治治了

(见10月17日《法制日报》)
  在网上进行医疗咨询的主体无外乎问者和答者。

从便利到牟利,网络问诊的病也该治治了

按理说问者应是有治病需求的患者答者则是真正的在线医生或有行医资格的人。

从便利到牟利,网络问诊的病也该治治了

如今问者和答者还添补了一个角色——医托他们抛出某些问题自问自答。

从便利到牟利,网络问诊的病也该治治了

于是在网上搜索和浏览有关问题的网民和患者不用亲自发问而是看医托分饰两角即可。

从便利到牟利,网络问诊的病也该治治了

此外网络医托还长于使用社交软件与网友私聊或引导或暗示或吓唬只要能把人忽悠到医院即可。

从便利到牟利,网络问诊的病也该治治了

  
  医托的掺和之下网络问诊变得不再单纯加之网络医托的背后往往是公司布局而公司布局又与某些民营专科医院“勾肩搭背”他们利用互联网的隐蔽性联合起来规避监管网络问诊的“水”越来越深患者难辨真伪。

从便利到牟利,网络问诊的病也该治治了

  几个月前媒体曝光一家名为“湖南男博医疗集团”的公司组建了约400人的“新媒体咨询顾问组”这些人加患者为微信好友后将患者诱骗到长沙、衡阳、永州等地的有关医院看病甚至将与其有利益往来医院的挂号系统链接到网络医托的电脑上引导患者前去就诊。

从便利到牟利,网络问诊的病也该治治了

  此事无疑是近年来网络医托集团化、民营医院走旁门左道的一个缩影。

从便利到牟利,网络问诊的病也该治治了

健康”的大潮下互联网企业与医疗机构合作本是条阳光大道一方提供平台和渠道一方提供医务人员及专业知识搭建起网上医疗咨询平台不仅能高效便利地服务咨询者也为双方带来各自利益知足了公众需求顺应了时代发展。

从便利到牟利,网络问诊的病也该治治了

然而从现实发展看如今网络问诊中充斥着大量医托甚至成为涉医诈骗、网络医疗广告的重灾区。

从便利到牟利,网络问诊的病也该治治了

  长此以往必然会失去网民信任停滞行业的健康长久发展。

从便利到牟利,网络问诊的病也该治治了

  殷鉴不远“魏则西事件”让互联网竞价广告成了过街老鼠不少人都对涉医竞价广告敬而远之。

从便利到牟利,网络问诊的病也该治治了

从便利到牟利,网络问诊的病也该治治了

有人曾就此评论说某搜索引擎“控制着普通人接触信息时代的入口却把路标指向邪恶。

从便利到牟利,网络问诊的病也该治治了

”这句话其实也适用于当前的网络医托当他们用花言巧语欺骗患者将其引流到与自身利益有关的医院时也是将患者推向了深渊。

从便利到牟利,网络问诊的病也该治治了

  
  虽只一字之差背后却是网络医疗咨询走过的一段歧路当引发各方剖析和反思。

从便利到牟利,网络问诊的病也该治治了

优异的网上咨询环境为何会被侵蚀?网络医托又为何能成功染指医疗问诊?民营医院该如何健康发展?
  网络医托是近年来的新事物但“画皮”之下仍然是老问题。

从便利到牟利,网络问诊的病也该治治了

如何创新思路、合力共治如何对沆瀣一气的医院和医托公司威严追责这些问题都不能迟迟无解。

从便利到牟利,网络问诊的病也该治治了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