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受访者直言不良短视频对青少年负面影响大

  并责令其周详整改。近两年短视频平台吸引了很多流量观看和制作短视频在年轻人中形成了一种潮流。  并责令其周详整改。

1%受访者直言不良短视频对青少年负面影响大

1%受访者直言不良短视频对青少年负面影响大

近两年短视频平台吸引了很多流量观看和制作短视频在年轻人中形成了一种潮流。

1%受访者直言不良短视频对青少年负面影响大

1%受访者直言不良短视频对青少年负面影响大

但一些短视频内容低俗、突破道德底线造成了不良影响。

1%受访者直言不良短视频对青少年负面影响大

1%受访者直言不良短视频对青少年负面影响大

  
  中国青年报社社会调查中央联合问卷网对8%的受访者希望对短视频平台加大监督管理力度。

1%受访者直言不良短视频对青少年负面影响大

1%受访者直言不良短视频对青少年负面影响大

<8%受访者指出短视频平台对未成年人缺乏限制   90后女孩张琳(化名)在深圳工作她常上传短视频到微博和几个短视频app。

1%受访者直言不良短视频对青少年负面影响大

1%受访者直言不良短视频对青少年负面影响大

  张琳认为短视频创意点来回那么几个更多用户加入后内容同质化愈发首要。

1%受访者直言不良短视频对青少年负面影响大

1%受访者直言不良短视频对青少年负面影响大

“还有的短视频app上首页的门槛低低俗内容多有的短视频平台随着用户的扩充品质也降低了发现这种情况我就会卸载app”。

1%受访者直言不良短视频对青少年负面影响大

1%受访者直言不良短视频对青少年负面影响大

  北京市某高校研究生刘琪(化名)感觉短视频平台上某些内容火起来大都是知足了人们的好奇心和猎奇心理“比如大冬天冷水洗头、吃活虫子、吃很辣的东西还有一些女生穿着呈现等”。

1%受访者直言不良短视频对青少年负面影响大

1%受访者直言不良短视频对青少年负面影响大

  
  调查呈现4%的受访者感觉观看或制作短视频的青少年多。

1%受访者直言不良短视频对青少年负面影响大

1%受访者直言不良短视频对青少年负面影响大

  受访者认为短视频平台存在的两大重要问题是对未成年人缺乏限制(1%)等。

1%受访者直言不良短视频对青少年负面影响大

1%受访者直言不良短视频对青少年负面影响大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央副主任朱巍指出短视频目前存在以下问题:第一是版权问题。

1%受访者直言不良短视频对青少年负面影响大

1%受访者直言不良短视频对青少年负面影响大

现在短视频版权保护刚刚起步一般都是通过打水印等方式。

1%受访者直言不良短视频对青少年负面影响大

1%受访者直言不良短视频对青少年负面影响大

“按照2016年12月1日起实行的《互联网直播服务管理规定》这也是必须加的保证出现问题能够溯源”。

1%受访者直言不良短视频对青少年负面影响大

1%受访者直言不良短视频对青少年负面影响大

  第二是侵害他人人格权。

1%受访者直言不良短视频对青少年负面影响大

1%受访者直言不良短视频对青少年负面影响大

“很多短视频呈现别人隐私比如此前关于‘水滴直播’的争议还有在街上蓦然闯入他人空间的恶搞视频。

1%受访者直言不良短视频对青少年负面影响大

1%受访者直言不良短视频对青少年负面影响大

短视频中众目睽睽诅咒他人还可能侵害他人名誉权”。

1%受访者直言不良短视频对青少年负面影响大

1%受访者直言不良短视频对青少年负面影响大

第三涉黄涉暴、低俗的短视频影响文化安全和内容安全。

1%受访者直言不良短视频对青少年负面影响大

1%受访者直言不良短视频对青少年负面影响大

<8%受访者希望加大对短视频平台的监督管理力度 <3%的受访者认为非常大。

1%受访者直言不良短视频对青少年负面影响大

1%受访者直言不良短视频对青少年负面影响大

  90后女孩夏薇(化名)经常看短视频。

1%受访者直言不良短视频对青少年负面影响大

1%受访者直言不良短视频对青少年负面影响大

  在她看来有一些短视频内容不适合小孩子看但平台上还是有大量低龄用户。

1%受访者直言不良短视频对青少年负面影响大

1%受访者直言不良短视频对青少年负面影响大

  “有害短视频对孩子的健康成长、特为是精神健康有极坏的影响。

1%受访者直言不良短视频对青少年负面影响大

1%受访者直言不良短视频对青少年负面影响大

”北京航空航天大学附属中学老师金红梅认为短视频有利也有弊就像电脑能用于学习也能用于游玩但游玩真的毁了很多孩子。

1%受访者直言不良短视频对青少年负面影响大

1%受访者直言不良短视频对青少年负面影响大

  “国家现在对短视频的治理是非常精确和睿智的。

1%受访者直言不良短视频对青少年负面影响大

1%受访者直言不良短视频对青少年负面影响大

”朱巍表示现在有害短视频、直播首要影响了青少年的身心健康“一些有很多粉丝的短视频平台用户热衷做出格的事情内容低俗以丑为美、以恶为善比如共享单车开锁漏洞、未成年人生孩子、炫富一些视频制作者不择手段地博取眼球、博出位不利于青少年形成精确的道德观和价值观。

1%受访者直言不良短视频对青少年负面影响大

1%受访者直言不良短视频对青少年负面影响大

  而对青少年危害最大的是这些不良短视频让青少年觉得只要有爆点、爆款别国知识也能获利上学别国用。

1%受访者直言不良短视频对青少年负面影响大

1%受访者直言不良短视频对青少年负面影响大


<7%的受访者认为短视频平台应是内容把关的第一责任主体。

1%受访者直言不良短视频对青少年负面影响大

1%受访者直言不良短视频对青少年负面影响大

  朱巍认为视频的筛选、推送不能仅根据流量必须得符合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宣传向上向善的互联网文化引导青少年明辨善恶美丑。

1%受访者直言不良短视频对青少年负面影响大

1%受访者直言不良短视频对青少年负面影响大

  张琳认为平台自身应该对产品保持高寻求推荐优质内容在后台要设置审核机制同时减少广告。

1%受访者直言不良短视频对青少年负面影响大

1%受访者直言不良短视频对青少年负面影响大

  用户要有道德意识多传播正能量。

1%受访者直言不良短视频对青少年负面影响大

1%受访者直言不良短视频对青少年负面影响大

  “除了看到短视频有害的一面也应该想办法让好的、有利教育教学的短视频获得学生关注。

1%受访者直言不良短视频对青少年负面影响大

1%受访者直言不良短视频对青少年负面影响大

”金红梅认为老师可以利用短视频进行教学。

1%受访者直言不良短视频对青少年负面影响大

1%受访者直言不良短视频对青少年负面影响大

“比如数学老师可以将某一方程式的思想或有关故事放进短视频利用其教学让学生感受学科文化之美”。

1%受访者直言不良短视频对青少年负面影响大

1%受访者直言不良短视频对青少年负面影响大

  关于治理短视频乱象调查中2%)。

1%受访者直言不良短视频对青少年负面影响大

1%受访者直言不良短视频对青少年负面影响大

  朱巍认为短视频平台使用什么样的算法、怎样的推送模式必须要明确甚至需要主管部门去审核进行特意法律规定。

1%受访者直言不良短视频对青少年负面影响大

1%受访者直言不良短视频对青少年负面影响大

  此外平台的主体责任必须落实到位光靠自律是不够的。

1%受访者直言不良短视频对青少年负面影响大

1%受访者直言不良短视频对青少年负面影响大

“比如未成年人不能做主播这一条早在2016年12月1号国家网信办出台网络直播有关规定时就明确过。

1%受访者直言不良短视频对青少年负面影响大

1%受访者直言不良短视频对青少年负面影响大

如果立法比较慢那就用判例的方式用快速的、严厉的方式来治理”。

1%受访者直言不良短视频对青少年负面影响大

1%受访者直言不良短视频对青少年负面影响大

Related posts